内蒙古超昔日“煤老大”,新晋“煤老大”转型须趁早

08-26 阅读次数: 新闻作者:vns威尼斯vns9080



 

 

  人民网8月25日报道 几十年来,从山西到内蒙古再到新疆,“黑金效应”在中华大地上呈现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腾挪转移之势。 

  煤炭,被称为黑金。作为不可再生的一次能源,我国的煤炭开采中心地带正从山西逐步转移到内蒙古和新疆。随着西部大开发新十年大幕的拉开,煤炭资源的开采也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 

  资源争夺的前奏是资本拼杀,这一点从4月即进入涨势的“新疆煤炭概念股”上可以窥见。8月,随着国家调研组一行169人奔赴内蒙古,有关内蒙古区域规划的猜测与讨论亦迅速升温,本地煤炭股一度强势领涨。1—7月份内蒙古原煤产销量双双突破四亿吨。从地区资源优势来看,不论酝酿中的内蒙古新政力度是否堪比新疆,煤炭产业的发展都将在这个区域的未来规划上绘出浓墨重彩的一笔。 

  8月中旬,内蒙古煤炭工业局公布了今年1—7月份的原煤生产情况,全区原煤产销量双双突破四亿吨。其中,原煤总产量达4.09亿吨,总销量达4.07亿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幅度均超过20%,直逼全区煤炭年产量7亿吨的控制目标。 

  2009年内蒙古煤炭产量达6.37亿吨,超过昔日“煤老大”山西(6.15亿吨),位居全国之首。2010年,内蒙古和山西都计划将全年的煤炭产量控制在7亿吨以内。截至目前,两省的原煤总产量几乎比翼齐飞,今年上半年都为3.38亿吨。“但自治区对煤炭产量第一的位次并不看好”,内蒙古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崔国文指出。 

  8月13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在“2010中国国际煤炭发展高层论坛暨产量会”组委会(扩大)会议上表示,煤炭生产从战略上要有“天花板”,即从产量上要有所限制,而不是需要多少就产出多少。 

  有量无价 新“煤老大”遭遇尴尬 

  近年来,内蒙古地区的煤炭产量虽增长迅速,却未给地方政府带来足额的资源价值。由于本地煤炭资源多掌握在国有煤炭企业和外省煤炭集团手中,煤炭产量越多,资源价值反而流失越大。 

  根据《2008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报告》,内蒙古地区煤炭生产规模较大、产量高的煤矿都属于国有煤矿、中央直属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煤炭占内蒙古原煤产量的67.8%(2008年上半年,下同),而地方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生产的煤炭仅占32.2%。在企业税收分割上,多数税收上缴中央,留给地方政府的并不多。 

  从今年1-7月份的原煤生产数据来看,内蒙古地区国有重点煤炭企业原煤产量为1.65亿吨,占全区总产量的40%以上,仅神华集团一家的当地产量就高达1.04亿吨。 

  “从资源份额上说,中央直属煤炭企业和外省煤炭集团所占比例高于地方煤炭企业。”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秘书长赵家廉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内蒙古目前最大的三家地方煤炭企业伊泰集团、伊东集团和汇能集团合计的煤矿资源总储量,都远不及神华集团一家。仅在内蒙古上海庙矿区,神华集团就可与中国烟草共享140亿吨的煤炭资源储量。 

  “在这些进驻内蒙古的大型企业中,煤炭外运占了很大比重。而煤炭外运量越多,内蒙古煤炭效益损失越大。” 内蒙古煤田地质局总工程师张强说。 

  今年 1—7月份,内蒙古出区煤炭2.54亿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近1/4,超出总产量的62%。按照上半年全区主产地煤炭平均坑口结算价格260.4元/吨计算,外运煤炭产值为661亿元。如果煤炭到达外地后,可转化发电约5362亿千万时,产值1984亿元(按上网电价0.37元/kWh计算);可转化成油0.85亿吨,产值2398亿元(按国际油价70美元/桶计算),附加值提高3倍以上。 

  如果满足于简单的卖资源或初级加工、跟资源富集地区比资源,“内蒙古将难以分享煤炭工业快速发展带来的收益,自治区地方煤炭企业目前的规模与实力与全国第一大产煤大省并不匹配。”赵家廉称。 

  不求第一 后起之秀着手转型 

  统计显示,2002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增速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在内蒙古,能源、冶金、农畜产品加工业三大产业占到规模以上工业的78%,仅能源一个产业就占37%。“东林西铁,南粮北牧,遍地是煤”,既真实地描绘了当地的自然资源,也反映出内蒙古近年来极力倚重煤炭产业发展经济的格局。 

  “为对抗‘一煤独大’所带来的产业风险,自治区一方面须控制煤炭总产量,一方面须将地方煤炭产业做大做强。”内蒙古煤炭经济研究会理事长臧海民对记者说。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近期新出台的规定,内蒙古将控制煤炭产量过快增长的势头,并限制低水平、小规模的煤炭加工项目。 

  按照要求,新建井工煤矿规模不低于120万吨、露天煤矿规模不低于300万吨,且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50%以上,整合技改煤矿规模必须达到30万吨以上;鼓励大企业、大集团兼并重组小煤矿,逐步形成集约型生产企业;鼓励煤炭企业与电力、冶金、化工、建材、交通运输等企业互相联合联营,延伸产业链条,努力提高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降低经营成本。 

  到2015年前后,内蒙古计划使全区的煤炭企业数量由目前的350多家减少到180家左右,包括新建矿井在内的矿井数量稳定在500个左右。 

  “内蒙古要努力避免走山西的老路,加快发展方式转变迫在眉睫。”臧海民说,打造煤炭大集团战略,形成大基地格局是“调结构”的重要步骤。 

  “从2010年开始,内蒙古不再追求经济增速的全国第一。” 今年两会上,内蒙古区委书记胡春华表示。内蒙古主要依靠投资拉动消费,去年达7400多亿,比8年前增长十几倍;而煤炭产量已达6亿吨,“再增长,全国都用内蒙古的煤,其他地方都不用产了?” 

  山西是昔日“煤老大”,数次转型都遭遇失败。上世纪90年代末煤市低迷时,山西经济一度滑落到全国倒数第几位。此后的数次调整结构,总陷入“冷调整遇到热市场”的尴尬境地——一旦煤炭价格上涨,调产努力就会化成泡影。去年山西艰难推进矿权改革,经济增速列全国倒数第一。但山西省前任省委书记张宝顺表明:“过度依赖资源的发展路子不能再走了,必须转变,越早越主动。”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14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