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光

11-30 阅读次数: 新闻作者:vns威尼斯vns9080京西发电公司党群工作部


 

 

  随着年轮的增加,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也逐渐步入中年,天真浪漫似乎已经远去,但亲情和感伤却时来拜访,逐渐地沉淀在心底里,形成了一种厚重的柔软。
        每天早上我六点半从家里出发去单位,但这时我年迈的父母也已经起床,他们不为别的,只为能在我上班前看我一眼,和我有一搭没一搭似的说上几句话。
        我原来读过一本书,书名已经淡忘了,但却还能清晰地记得其中的某些话语,笔者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其实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每当我回想起这些文字,我都会眼睛酸楚,心底莫名地泛起波澜,难以名状的痛弥漫全身。
        父母会一如既往地永远不变地爱着我们,可父母对我们的期待和亲情我们却又能读懂多少呢?现在我也已为人母,才渐渐清晰地感觉到父母的期待,才觉得,自己离故事并不遥远,自己是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父母则是永远牵挂。
        已为人母的我,每天看着孩子背着书包走进学校,他回头向我招手我是何等的喜悦和满足,哪怕是一瞬间。现在才明白,我从小到大只管一心离开,却从未回头张望过,今天的我才知道父母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我,现在我也慢慢变成了奢求回眸和挥手的父母。
        人活着,不仅仅需要事业的成功和虚浮的掌声,因为所有的精彩,在繁华落尽时,父母、子女的亲情才是最真最原始的情感,父母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只要儿女平安,只要儿女还时常记挂着他们,有空陪他们说话聊天,他们的目光中幸福就会溢出来。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14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